苹果app小草的官网

“这一招还是我在神鬼世界那个游戏里学到的呢。”

砰然作响的声音随后带着巨大的水浪而掀起在了巴罗河的中央,看似激烈无比的一记碰撞随后也将位于战场中央的两名对决者即将分出胜负的身影完覆盖了起来,原本回荡在整个战场周围的无数欢呼声与喝彩声也随着这道巨大水浪的升起而暂时停顿了片刻,只余下了角落里段青略显低沉的话音在隐约回荡:“为了猎杀那些强大的恶鬼,斩鬼人们创造了许多具有大规模杀伤威力的招式,其中一个招式便是由使用弓箭的斩鬼人所创造,将原本蓄力射出的最强一箭以吊射的形式对目标发动攻击,利用强大的坠力摧毁神鬼坚固的外壳与甲胄。”

“当然,自由世界规则下的这一招,可以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他说着这样的话,那原本望向天空当中的视线也在某条已经消失的灿烂笔直轨迹中缓缓落下:“但无论怎么改进,原本就存在的缺陷还是无法避免的,那就是怎么瞄准。”

“为了让对方派出一个行动能力低下的人来应战,我们也算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心计。”摇了摇自己的头,同样望着水花中央的雪灵幻冰也声音低沉地回应道:“看起来敌人的能力也超过了我们的想象,他的爆发速度与原来龟壳的形象可是完不符呢。”

“所以我也和那个百步无双说过,必要的时候,他只能想办法自己解决瞄准的问题。”段青笑着向前打了个响指:“眼前的这一幕——”

“大概就是他想出来的办法了。”

水花终于渐渐散去,而原本想要借着那最后的一斧斩杀敌人的画面而开始庆祝的那什族成员们也逐一呆愣在了原地,他们瞪着眼睛望着早已飞向天空消失、此时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什冬头顶上的那支箭矢,逐渐让现场的气氛彻底冰冷了下来。同样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一幕的出现,位于那苏族阵营里地那些原本不忍直视的战士们此时也纷纷瞪大了各自的眼睛,他们望着已经射穿了对方的头盔、此时正带着汨汨流出的鲜血的那支箭矢与原本理应射出箭矢、此时却躺倒在河水当中的那名一动不动的玩家,半晌之后才将自己略显惊疑的声音传到了各自的耳畔:“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他是什么时候射出那一箭的?”

“他不是已经被什冬砍倒了吗?难道他还有力气发动反击?”

“难,难道有人在暗中帮助我们?”

逐渐散开的低声谈论与左右四顾的视线开始在那苏族的阵营里弥散,与之相伴的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将各自疑惑的视线聚集在战场中央的景象,被紧盯着的那名身材魁梧、此时还依旧举着斧头的那什族战士最后也并未砍下自己最后的攻击,颤抖不已的身躯最终也带着沉重的落水声倒在了河水的另一侧。四周宛如窒息一样的气氛中,那原本躺倒在水面下、已经完丧失了反击能力的玩家弓箭手随后也带着沉重的喘息艰难地站了起来,胸口上带着巨大撕裂痕迹的他随后也不顾自己鲜血直流的重伤模样与四面八方递来的恐惧眼神,呆呆地望着自己头顶正上方的天空:“……没想到……居然真的可以成功啊。”

“喂喂,你可不能现在倒下。”逐渐出现在了呆立在四周的所有人视线之内,叹息出声的段青挥手将一道治疗能量的光芒率先洒在了摇摇欲坠的那名弓箭手的身上:“要是被判了两败俱伤,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清纯可爱长发MM王玮瑛图片

“……嘿。”虚弱的视线在自己身边的那道如同小山般敌人的背影上停留了片刻,勉强被提起了最后一口气的百步无双声音艰涩地说道:“你这是……场外支援,是……会被人……抓住把柄的……”

“不会的,你就放心吧。”伸手扶住了对方即将再度倒下的身体,无视了众人目光的段青随后也面色平静地转过了头:“因为——这场决斗是不是可以宣布结束了?”

“胜负已分。”

重复了一遍先前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走出那苏族人群的苏尔图此时也显露出了不同以往的淡然微笑:“这一次,你们应该没有意见了吧。”

“这……不可能。”死死地盯着什冬倒在水中不再动弹的身影,什脱回答的声音中也带上了几分艰涩的意味:“那什族的勇士,怎么可能会输给你这种……你这种……弱小的……”

“我们不承认!”位于什脱后方的一名那什族的战士随后也发出了愤怒的咆哮:“一定是你们耍了什么阴谋诡计!”

“没有察觉到猎物的那份眼光,就没有资格插嘴猎人们的谈论。”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冷哼,眼中露出了不屑神色的苏尔图随后指了指河道的正上方:“刚才那擦过的一箭并没有放空,而是在一段笔直向上的飞行之后,又重新落了回来。”

“它准确地落在了你们这位勇士的头上。”再度指了指倒在水中的什冬,这位绑着头带的那苏族勇士嘴角也终于泛出了一抹笑意:“还在站在原地得意大笑的他随后就这么一命呜呼了——哼,真是讽刺。”

“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不可置信的视线在苏尔图与段青搀扶着的百步无双身上来回看了好几遍,什脱终于也爆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大喊:“射失的箭还能掉回来?而且还这么准确地掉在了什冬的头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既然你也自称为那什族的勇士,你肯定也不会看漏刚才那一箭的轨迹与走向。”回答他的则是苏尔图指着天空的手指:“与其怀疑之前发生在决斗仪式中的事,你们还不如好好地怀疑一下你们自己。”

“怀疑一下你们是不是受到了上天的唾弃。”

他摆了摆手,然后带着一声低笑转头向回走去,那回荡在河畔上空的话音却是逐渐掀起了轩然的波浪,在那苏族与那什族成员喧嚣的模样之间不停来回游荡着。同样扶着百步无双的身体开始回归己方的阵营,依旧还在用治疗魔法恢复对方伤势的段青嘴角也缓缓地扯出了一丝冷笑,无视了四周那苏族族人们惊异目光的他随后也径直穿过了人群,最后才带着自己的叹息声回到了雪灵幻冰等人所在的冒险者阵营当中:“当然不是巧合了,一群蠢货。”

“要不是我信了你的邪,非要卖自己当做定标的靶子,我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回答他的则是被丢在地上的百步无双吃痛的同时所发出的咬牙切齿声:“你得为我这惨烈的结果负责。”

“谁让我先前教给你的那些办法你都不会用呢。”停止了治疗魔法的施放,扯到了断臂伤口的段青随后也一脸龇牙咧嘴地转过了身:“引招不会引,放风筝也不会放,好不容易给你想了个可以吊射的办法,你还得先挨一斧子才能吸引过对方的所有注意力。”

“要不是先前给你的那支箭上附了个魔,最后能不能一锤定音还不一定呢。”他示意自家的队友将伤药和绷带丢给眼前的弓箭手,视线也从对方胸前的那道恐怖的赤红色痕迹上移开:“用了这么多的办法才给你凑出来一颗胜利的果实,你就凑合着享受得了。”

“刚才你在我的箭上究竟附了什么魔?”接受着七手八脚的粗鲁治疗,百步无双的脸上也终于多出了几分哭笑不得的表情:“不会是风系或者是土系之类的魔法吧?”

“这么简陋的附魔?你这是在看不起我身为炼金师的实力。”抹了抹自己的鼻子,段青头也不回地回答道:“为了这场决斗仪式,我也是在暗中默默做了不少努力的,只不过这些具备精确制导与重力加速的附魔,你成了第一个享受的人而已。”

“精确制导?重力加速?”看上去满脸的问号,百步无双的声音里也带上了几分惊异的感觉:“有这样的附魔——不对,是有这样的魔法吗?”

“当然有了……啊,忘记这里是风之大陆。”略显恍然地望着眼前的天空,抬起头来的段青随后也将自己的叹息声逐渐收敛了起来:“看你们这些人的模样也知道,你们对魔法理论的研究和魔法知识的运用明显都处于上个世纪的水平,或者说你还真的因为凭你对那些风力的计算,你能让飞得那么远、被狂风刮了那么久的箭矢准确地落回原——哎哟。”

“不要再耍你的帅了,赶紧给我过来。”收起了敲打对方额头的手指,站在一旁撇着嘴巴的雪灵幻冰也逐渐换上了郑重的表情:“下一场比赛……不,决斗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的对策还没有定好呢。”

“对策?还需要什么对策?”伸手揉了揉自己被敲打的地方,段青转而向着远方的河畔对面摇了摇头:“布局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落下了,现在不是在按照我们的既定计划继续发展的吗?”

“的确是那样没错,但我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有些不安地向着灰袍魔法师望了一眼,格德迈恩的话音中也带上了几分摇摆的语气:“事情果真会像你先前所说的那样发展?对方应该不会这么傻吧。”

“如果对方真的很傻,他们反而不会中招。”天真烂漫的表情骤然消失了,站在河畔斜坡上的段青得逞的表情也渐渐消失在了低头的动作当中:“预料之中的敌人自然会做出我们预料之中的动作,这不正好应验了我们先前的猜测?不信你们看——”

“他们马上就会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开始行动了。”

顺着这位灰袍魔法师示意的方向,来自河对岸那什族的骚动也终于开始平息了下来,那染红了河水的鲜血也随着这段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归于清澈和澄明,连带着早就已经被抬走的什冬一起消失在了那什族的成员当中:“——这是怎么回事,这跟之前所预料的不同啊!”

“不要着急,什脱阁下,你们的底牌不是还没有出尽么?”

“那是因为敌方根本没有按照先前的预测在行事!他们居然选派了一个冒险者出来应战!”

位于那什族阵营深处的人群之间,高大的什脱正在与一名披着黑色衣袍的模糊身影神情激动地争吵着:“他们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来挑衅我们!他们居然……居然摆脱了既定的命运!”

“既定的命运可不会如此轻易就被摆脱,我们的预言也没有出现失误和偏移。”无视面前这名高大魁梧的部族战士近在咫尺的杀意与威胁,老人嘶哑的声音里反而多出了几分嘲讽的意味:“出现问题的是你们,那些站在为你们准备的那些底牌面前的冒险者,看上去明显要比我们先前所预测的敌人更弱,不是么?”

“你——”

被刺激的气喘吁吁的胸膛不断上下起伏,站在这名老人面前的什脱半晌之后才平息下了自己的暴躁情绪:“好吧,那就让我们继续吧——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当然应该由你来决定。”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老人矗立在众族人环伺之间的身体仿佛也如同磐石一般坚硬而深远:“相信命运的指示吧,只要你们顺应命运的指示,你们就一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那万一对方还是不按套路出牌的话该怎么——”

想要说出的话音停在了半空中,正在激情摆动着自己手臂的什脱目光中忽然多出了几分恍然,他朝着河畔前方那苏族所在的方向回头望了一眼,表情也逐渐变得狠厉了起来:“我明白了。”

“反正我们已经赢了两场,不管他们再出什么奇怪的招数,只要我们能再赢下一场,比赛就会结束。”

深深地点了点头,这位高大的那什族领头人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河畔的正前方,他一边注视着与他相对的苏尔图一脸自若地望着这边的镇定模样,一边朝着己方阵营打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的手势:“根本不需要再有所保留,只需要用最为强大的力量彻底压制他们的所有选择——”

“什龙!你去!”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 …

麻豆传媒约公司前台

未分类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林晚就早早的起床了,而且还化了个美美的成熟女人妆。 青春 […]

Read More

麻豆传媒映画土豆

未分类

苏七跟周队对视一眼。 虽然解签师说的是一句寻常话,但两人都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话里隐藏的含义。 如果他没有鬼,他肯 […]

Read More

豆奶食色视频App

未分类

齐鹜飞本想不引人注意地偷偷溜走,躲到安的地方,等这边战斗结束再出来。 如果大蛇死了,他自然要跟着城隍司一起回去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