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香蕉banana苹果apple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林晚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反正就是那种又爱又恨的感觉了!”

又爱又恨的感觉?

莫冉冉微微一怔:难道这就是小年轻们现在的谈爱模式么?高兴爱就爱,不高兴爱了就恨?!另类的打情骂俏?!

反正跟自己和立昕哥不同:莫冉冉从来就没有恨过封立昕;对封立昕一直是疼爱和尊敬的!真不懂现在年轻人的爱模式!

“那们家现在岂不是:妈咪跟姜酒是一派;跟爹地是一派;然后大诺哥保持中立?”

潜移默化中,莫冉冉都已经不把封虫虫小朋友当成封二少家的一员了!

“嗯……差不多吧!但我觉得我跟我爹地这一派还是太弱了!一个妈咪就能把我们直接给K.O了!”

其实准确的说,林晚应该算个墙头草,可盐可甜!

“那感觉:大诺哥爱不爱那个姜酒啊?”

本着闲着无事,莫冉冉便多问上一句。说真的,她到是挺想让封林诺娶了封团团的。因为那样一来,封家两兄弟就可以亲上加亲了。

“嗯……或许是爱的吧!反正我大诺哥挺喜欢亲姜酒的!是那种很长很久的亲!”

操场上玩雪的红帽子女生图片

林晚对男女之间感情的认定,还处于一种懵懂的阶段。认识亲了,就是爱了;吵架了,就是不爱了,甚至于是恨了!

“那觉得大诺哥爱不爱团团姐啊?”莫冉冉嘴闲的又多问上一句。

带着不想让对方失落的小聪明,林晚点了点头,“应该是爱的!但我妈咪不同意……我大诺哥只能忍痛割爱了!”

“唉……”莫冉冉也跟着长长的叹了口气,“妈咪啊,就这么棒打鸳鸯了!”

随之,莫冉冉又感叹一句:“今后谁要是想娶这个封家掌上明珠,怕是得历尽千辛,还得万苦啰!爹地那么宠,妈咪又那么挑剔……”原本莫冉冉还寻思着:能不能让自家的大仔去追求林晚的。现在想来,还是不去攀高枝了吧!能娶林晚的男孩儿,不知道要优秀成什么样子,才能入得了封二少和雪落姐

的眼呢!

“哼!我只要喜欢上哪个男孩子,我爹地妈咪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跟我喜欢的男孩子直接去私奔好了!”

林晚娇惯的哼着气。一听这话就是被父母宠到无法无天的刁蛮公主范儿。

“也就想想吧!那亲爹,鬼心眼儿比谁都多!到时候,他会有一万种方法,让喜欢的男孩子痛不欲生的主动放弃的!”

莫冉冉想着:就封行朗那段位,要对付几个毛头小伙子,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放心,我爹地绝对不会不喜欢我喜欢的男孩子的……”

林晚露出一丝甜美又娇羞的笑脸。

“晚晚,该不会是……已经有喜欢的男孩子了吧?”莫冉冉瞧出了林晚脸上的小娇羞表情。

“当然没有啦!我才十二岁,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把自己变优秀。然后才能去拥抱更好的未来!”

这一通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林晚已经是倒背如流了。

“晚晚真乖!就这点儿,大冉冉必须表扬!可比早熟早育的大诺哥懂事多了!也省得爹妈为操心了!”

林晚还是有眼力劲儿的。每当涉及到自己的利害关系时,她都格外的拎得清。

“晚晚饿不饿?我们先吃晚饭吧!大仔小仔估计也饿了呢。”

莫冉冉正带着三个孩子准备吃晚饭时,邢十四赶了过来。

“大太太,莫管家,我来接晚晚回去吃晚饭的。”

之前的邢十四几乎很少跟别人打招呼,或是交流;但自从他做了封二少家的管家之后,言行都客气且恭谦上了很多。

要说这环境,那是真能改变一个人。尤其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时。

“十四叔,他们老吵架,我不想回去……”

封家的三个孩子对邢十四的称呼,也是各不相同的。封林诺称呼他为表舅,偶尔也直呼老十四;而小虫直接叫他邢十四。因为小虫觉得:邢十四这个表舅,也只是大诺诺的表舅;林晚则称呼邢十四为十四叔,偶尔也叫邢管

家。

“已经不吵了!姜酒病了,正输液呢!”邢十四安慰道。

“啊?姜酒嫂子病了?那……那谁给两个小宝宝喂奶呢?”

林晚关心的侧重点,到是跟她亲爹封行朗有得一拼。

“只能暂时喝奶瓶了!”邢十四轻吁。

“喝奶瓶?太好了!晚晚要回家给两个小宝宝喂奶瓶喝!”

林晚丢下碗筷,撒腿就朝门外飞奔过去,“大冉冉小妈咪,跟团团姐姐说,我明天再来看她和一一!拜拜啰!”

林晚一鼓作气的跑回了自己家。便看到月嫂已经在给两个小宝宝冲奶粉了。

“阿姨……阿姨……让我来……让我来!晚晚会喂的!”

林晚对喂两个小宝宝喝奶瓶,那是相当的感兴趣。因为两个能哭会闹的小宝宝,要比那些幼稚的芭比娃娃有意思多了。

“晚晚,不许胡闹!不会喂的!快把奶瓶给阿姨。”林雪落跟过来轻斥一声。

“不嘛!晚晚会喂的!”

林晚拿着两个冲好奶粉的奶瓶,立刻跑去了婴儿床。

“既然这么喜欢喂小宝宝,那妈咪把送去福利院当义工好了!”

林雪落到不是完全在吓唬女儿林晚。她是真想让女儿去福利院献献爱心什么的。那样可以打磨女儿被宠坏的娇气。

……

丛刚再次回到默尔顿古堡时,已经是深夜了。

姜酒寝殿的大床上,齐刷刷的排开着一大两小三个人。

看到大床上安宁沉睡中的三个人时,丛刚锐气的眼眸一下子就温柔了。

便在床边的长榻上坐了下来,轻轻舒展了一下紧绷了许久的筋骨和神经。

然后探过手来,在封行朗那高挺的鼻梁上刮蹭了下去。

随即便看到封行朗被纱布包扎着的左手……怎么受伤了?

下车时,也没见他身上有任何的伤呢?难不成被他踹下车时摔伤的?

那座位离地面差不多只有半米高……这也能摔伤?

丛刚托起封行朗那只被纱布包扎的左手,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

“大虫虫,回来了?”

最先感觉到寝殿里进来人的是封虫虫。在看到坐在床边的大虫虫时,他真的好高兴好激动。

丛刚立刻朝小家伙做了一个嘘声手势,“小点儿声。”

看到亲爹被大虫虫托在掌心里的手,小家伙连忙解释道:“大虫虫,我爹地只是受了点儿皮外伤。不用担心的。”

“包扎的?”丛刚淡声问。

“嗯。亲爹不爱洗手,还老喜欢摸来蹭去的……我担心他的伤口会感染。”

明明是个孝心行为,可被封虫虫这么一描述,怎么听着都像是在嫌弃。

真是个漏风的皮夹克!

要让封行朗听到了,他这颗老父亲的心,岂不得又要麻凉一片了。

“嗯,包扎得不错!”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丛刚直接将封行朗包扎着纱布的手给丢了回去。

不是放,是直接丢。比让他的手自由落体,还多了一个初速度。

这是在当着封虫虫的面儿,表现出他对封行朗的漠不关心?!

还是觉得封行朗睡在他女儿的身边,这让他这个当亲爸爸的很不爽?!

这一丢,还真把封行朗给丢醒了。

或许是因为,促使封行朗深度睡眠的,只是无副作用的药膳。所以醒来也就自然而然了一些。

“虫子?……真的回来了?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刚刚在梦境中,封行朗还真梦到了丛刚。不过丛刚的境地不太好:正被大火烧得嗞嗞作响。封行朗努力的想从游轮的船舷边上把丛刚拉上来……可每当他靠近游轮的船舷,冲天的大火就扑面而来……所以封行朗在

梦里一直累到了现在,根本没怎么睡踏实。

“怎么,我活着回来……让失望了?”丛刚淡淡轻哼。

下一秒,丛刚便被扑身过来的封行朗紧紧的拥抱在了怀里;速度之快,连丛刚都没来得及反应。又或者他想反应来着,却还是慢了半拍。

“这应该不是在做梦了吧……”

为了判断自己是不是还在梦境中,紧拥着丛刚的封行朗,下意识的咬在了丛刚的肩胛骨上,“怎么不疼……难道还在梦里?”

“……咬的……是我的肩膀!”丛刚低厉一声。

“我说怎么不疼呢!”

封行朗勒紧着怀里的丛刚,在他身上用力的捏蹭着,“虫子……谢谢能平安回来!真担心把命交待在了慕尼黑……我还得帮养女儿!”

向来就不太喜欢这样的煽情的方式……却被封行朗这么拥抱着!丛刚真的很不适应!他就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快被这家伙给吸掉了,他连呼吸都无法畅通。

丛刚想给封行朗来上一手刀,可他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合适了,更别说聚力去击打封行朗了。

见大虫虫被亲爹勒紧着,机会着实的难得!

封虫虫立刻想到叫醒小安安……因为不想让她错过这个千载难逢能见到爹地的好机会!

“安安……安安……快醒醒!大虫虫回来了……安安!”

封虫虫压低着声音在丛安安的耳朵边上一声声的叫唤。见实在叫不醒丛安安,小家伙用上了杀手锏:不得不心疼的捏住了丛安安的鼻子,截住她呼吸的方式叫醒她!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 …

麻豆传媒约公司前台

未分类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林晚就早早的起床了,而且还化了个美美的成熟女人妆。 青春 […]

Read More

麻豆传媒机器人女友

未分类

雪落拿不准向来冷血凶残的河屯,究竟是不是真心喜欢儿子林诺。 但从河屯那开怀大笑的表情来看,似乎他完没有必要去对 […]

Read More

丝瓜视频无限破解版app下载

未分类

苏七蹙了下眉,“衣服脏?” “对,就是衣服脏,虽然他穿的衣服颜色很深,但离得近了,还是能看出来不一样的。”司机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