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安卓手机版安卓版

“瞧你,动不动就脸红。”

“这脸皮,比姨娘府里的丫环,脸皮都薄。”

“以后怎么让姨娘给你介绍对象?”

“姨娘,能不能换个话题。俺还小,不想这些事情。”

林然无奈的开口回答道。

“现在是还小,不过啊,过几年就会长大的。”

“姨娘难道还不知道不成?”

此话一出,林然的脸更加红的无法形容了。

好在门外的扣门声及时的响起。

“夫人,礼部来人接林公子了。”

管家范正书快步走来说道。

“走,姨娘送你出府。”

纸小兔青春出游俏丽可人

宿国夫人孙氏一直将林然送出府外。

目送林然登上马车。

“姨娘回去吧。”

“孩子到了殿上说话可要仔细斟酌。”

“昨晚上你姨父说了,今天会为你舍下脸来求其他官员为你美言的。”

姨娘的话让林然瞬间心里一暖。

原来那个对自己整天又打又骂的姨父,也不是一无是处。

关键时候还是挺靠谱的。

比那些平时甜言蜜语。

关键时刻背后来一刀的小人。

不知道要伟大多少倍。

“放心吧,姨娘。晚辈知道该怎么做的。”

林然掀开车窗,挥手与姨娘道别。

直到马车消失不见了,宿国夫人才转身回到府中。

按照规定,所有被陛下召见的考生,都会统一在礼部集合完毕后。

再由礼部官员讲解在殿上的注意事项。

比如不能大声喧哗。

不能抬头正视陛下。

不能左顾右盼······等等,等等···

规矩不可谓不多。

要求不可谓不严格。

林然是唯一一个享受礼部专门接待的考生。

并不是因为他是会元的关系。

因为这一切都是孔颖达专门安排好的。

作为礼部尚书兼国子监祭酒。

孔颖达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林然。

孔颖达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这孩子今天穿着的十分得体。

浑身上下收拾的一尘不染。

让人看了眼前不由的一亮。

“学生拜见师公。”

林然缓步来到孔颖达的面前。

恭敬的施礼说道。

接送林然的礼部官员,闻言恍然大悟。

难怪让自己专门去接这个小家伙。

以前也没有专门迎接会元的先例啊。

远来还有这份关系在里面。

那就不足为奇了。

“好,今天看上去很有状元郎的派头。”

“老夫胆敢担保,今日殿前,被陛下御赐状元郎的非你莫属。”

孔颖达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喜悦之情。

哈哈大笑着开口说道。

让周围一起等待聚集的甲榜学子们,脸色大变。

看起来他们都是来陪状元郎走走过场的。

连礼部尚书都这样说,对他们来说机会基本上和等于零差不了多少了。

虽然说凡事无绝对。

很多时候都会有去奇迹发生。

但是他们知道这样的奇迹与他们是无缘的。

因为眼前的少年郎刚刚创造了一个奇迹。

以十岁的年纪勇夺会试会元。

而且最近整个长安城都在疯传。

这个会元第一场诗歌词赋的试卷交卷之快,让人膛目结舌。

在主考官试卷还没有发完的时候便起身交卷。

简直是一举引爆了百姓们议论的焦点。

人们纷纷翘首以待,准备一睹这个少年郎的英姿。

因为殿试结束后,所有甲榜考生都会骑着高头大马。

围绕着朱雀大道到长安街游行一圈。

这可是无上的荣耀。

不要以为朱雀大道上面是个什么人都可以骑马的。

除非战时,或者有紧急军情的情报。

需要尽快送到太极宫时的特殊事情之外。

不管你是多大的官员,还是你有多大得的权利。

都严禁在朱雀大道上踏马而行。

否则都会得到惩罚。

“多谢师公美言,晚辈一定尽力而为。”

“不让师公失望,也不辜负师公接送之情。”

林然恭敬的开口说道。

“哈哈···哈哈···老夫越看你小子越像是状元郎。”

“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出发吧。”

“这次,老夫亲自送你们进殿。”

于是一干甲榜考生虽然明知状元郎与自己无缘。

但是依然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和兴奋。

因为他们即将去的地方。

是常人一辈子都无法踏足的地方。

那里是这个国家最最威严。

最最神圣的地方。

也是整个大唐最最雄伟壮观的地方。

学子们脸上的激动之情,纷纷显露无疑。

反倒是年龄最小的林然,却是最淡定的一个。

让孔颖达不由的暗自称赞。

此子绝非池中之物啊。

如此年纪便有如此心智,让一代大师也不得不赞叹不已。

此时的显德殿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今日的主要议题无非就是今年的会试。

因为会试结果已经出来了。

林然高中会元的消息已经满城皆知。

重点是今天将要诞生今年的状元郎。

清河崔氏的崔才学,屈尊榜眼。

对于他们来说原本是一个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了。

可是作为骄傲的五姓七望来说。

被一个乡野小子骑在头顶之上委实心里非常不爽。

崔才学不敢在孔颖达面前蹦跶。

不代表崔氏不敢在李二面前蹦跶。

这不立即便有崔氏的官员代表出面,弹劾林然目无师长。

“陛下,臣有事启奏。”

李二陛下一看是清河崔氏的派系官员,立即开口说道。

“爱卿有何事启奏,但说无妨。”

“陛下,臣以为,金科会试会元林然,目无尊长。”

“无视考场纪律,按理应该取消本次考试的成绩。”

“请陛下定夺。”

李二陛下闻言不悲不喜,没人能猜测到陛下心里在想些什么。

躲在屏障后面的太子李承乾和长乐公主,却是把牙齿咬得咯嘣作响。

就连长孙皇后也面带不悦之色。

看来这朝堂上的水比她想象的还要深上许多。

难怪陛下每日都是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

问题是这些世家确实太不让人省心了。

“爱卿所言可有证据?可有主考官前来当堂对质?”

李二陛下依然是一副不悲不喜的语气。

“陛下,整个长安城都在疯传此子,未等考官发完试卷便起身交卷。”

“陛下这就是活脱脱的证据啊。”

“这样的秉性,如何能成为我大唐的官员?”

“我大唐的官员必须要尊师重道,一心为民之人。”

“方能让我大唐建设的更加繁荣昌盛,让国家安定,百姓富足······”

“说的好。好,很好,非常好。”

“爱卿所言,字字珠玑。简直都说到朕的心坎上去了。”

“朕,对这样的人才简直是求贤如渴啊,求贤如渴啊······”

李二陛下不无感慨的接着开口说道。

“可是,朕听说,此子连续三场都是第一个交卷离场。”

“毫无疑问,如此快速的交卷,而且还能高中会元。”

“足以证明此子的才华属实有过人之处。”

“至于爱卿所言目无尊长之事,朕怎么听到的是,此子是在得到考官的允许后离场的呢?”

李二陛下语气里依然是不温不火的样子。

可是心里头已经一万头什么马呼啸而过了。

这些世家总是喜欢玩些捕风捉影的东西来扰人视线。

为达目的有时候更是不择手段。

不过眼下李二陛下为顾大局,不得不处处照顾世家的颜面。

这些世家的底蕴之深厚,同为世家出身的李世民是深有感触的。

正元节前的两面琉璃镜子的拍卖,便可见一斑。

一张口就是几十万贯的价格。

可见他们得多有钱。

李二陛下想想自己的国库。

如果不是林然的那几个商铺支撑着。

随便一个世家的底蕴都比国库深厚。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现实里,无奈的悲哀。

针对李二陛下来说的悲哀。

世家把控的不仅仅是钱财和资源。

朝堂之上大半官员同样也是属于世家集团的。

更可怕的是整个世家几乎垄断了整个大唐的教育资源。

他们有成千上万的藏书。

这就导致许多青年才俊不得不投靠到世家的门下。

如此反复循环下去,就是一个死结啊。

“臣也是听府上下人所言,既然陛下已然知道详情,看来下人所言不实。”

“待臣下朝后,一定严加管束。还请陛下赎臣管束不严之罪。”

“罢了,此事不要再提了。”

李二陛下心中虽然恨不得当场翻脸,可是现如今不得不以大局为重啊。

这也许就是作为帝王的无奈之处吧。

林然等人一干考生双脚第一次踏进了宏伟壮观的太极宫。

林然举目望去,果然比自己在电视和电影上看到过的还要好上许多。

宫中的禁卫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无不显示着这是皇家重地的威严之处。

前方有引路的内侍走来。

“孔尚书,这些便是今年的甲榜学子吧。”

“让咱家带去显德殿便好了。”

“好,你在前面带路,随便给他们讲讲这宫里的规矩。”

孔颖达微笑着回应道。

然后孔颖达便停止不前,一直待林然出现后。

才和他一起并肩而行。

显德殿就在眼前,仅看台阶便知道这是耗费了大量人力和物力,修建而成的宫殿。

左右两边的栏杆都是汉白玉而制成的。

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让人有一种身临仙境的梦幻感觉。

林然不敢左顾右盼,只能用余光悄悄的打量着。

“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

“孔尚书随咱家进去吧。”

引路的内侍开口说道。

因为做了某种手术的缘故,他的声音略显阴柔。

而且明显的给人一副底气不足的感觉。

内侍说完便径直往显德殿而去。

此时几个宫女拾阶而上,很快便来到了林然的身边。

“林公子,殿下让翠竹告诉公子。”

“进殿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

林然闻言扭头看去,果然是翠竹姑娘无疑。

“公子不要转身,翠竹告辞了。”

翠竹说完和几个宫女沿路返回。

感情这是专门来给林然通风报信的。

可是长乐公主为何要告诉自己。

进殿后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呢?

莫非显德殿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不成?

林然的大脑飞快的运转起来。

可是终究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那里知道长乐为此事伤透了脑筋。

虽然明知道父皇和太子哥哥对林然一直青睐有加。

就算是他称呼父皇和太子哥哥,老李和小李。

父皇也依然很愉快的接受,而且言语中并无什么责备之意。

可是在显德殿林公子突然发现自己口中的老李,竟然是当今天子的时候。

他会不会一时惊吓,导致殿前失仪呢?

如果真的导致殿前失仪的话。

这次的状元郎可能会活生生的打水漂。

哪怕他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也抵不过这殿前失仪之罪责。

所以长乐左思右想,终于在昨晚坐下决定。

让翠竹给林公子提个醒。

希望到时候不要让他被父皇给惊吓住。

而翠竹姑娘也算是圆满的完成了,长乐公主交代自己的任务。

“等下你们随咱家一起进殿。”

“记住了,低头进去。”

“千万不可左顾右盼,更不可殿前失仪。”

引路的内侍加重语气交代道。

“都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

众人轻声回答道。

“宣金科会元林然等人进殿面圣······”

显德殿门口响起禁卫军的声音。

“林然,是谁?快点到前面来。”

林然闻言赶紧往前走了几步。

“你是金科会元林然?”

内侍用一种惊讶的不能再惊讶的语气开口询问道。

林然使劲的点点头。

他非常不明白。

为什么每个知道他是金科会元的人,都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难道自己真的长的那么吓人吗?

可是,自己明明来的时候刚刚照过镜子。

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少年啊······

“那你走在最前面,可千万记住咱家刚刚说过的话。”

内侍郑重的开口交代道。

“记住了,不要抬头,不左顾右盼,不能殿前失仪······”

林然开口回答道。

“好,既然如此。你们跟上一起随咱家进殿。”

一行人跟在内侍身后,微微低头往显德殿走去。

走过程咬金身边的时候,林然清楚的听到一声熟悉的咳嗽声。

他内心大定,有什么可怕的。

手 机 站: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 …

麻豆传媒欧美玲作品

未分类

封家。 此时的封团团被盘问得已经有些抵触情绪了。 她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小耳朵,蹲坐在客厅里角落里,任由封立昕和林 […]

Read More

草莓视频的视频app下载

未分类

..co,最快更新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最新章节! “省得封行朗老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感觉别人都应该是他佣人! […]

Read More

黄色app小火星

未分类

ps:第一更奉上!求打赏、推荐、收藏、月票、订阅! 林允儿没想到自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激情再次受到了打击 […]

Read More